发布人员:陈*炫 发布时间:2017-8-3 21:12:19 播放:
红土地视频网 龙岩电视台
红土地视频网论坛分享代码
红土地视频网网页嵌入分享代码
龙岩记者追踪 相关视频
视频内容 [复制文字内容]

随着城市发展,高楼大厦“摩肩接踵”地出现,外墙清洗保洁高空清理等工作随之快速发展,逐渐成为了一种“高危职业”,因此也极易引发纠纷。新罗区闽西交易城一家家具公司最近就因请他人对玻璃屋顶进行高空清理工作,卷入了一场人身损害赔偿纠纷。T1:清理垃圾坠落死亡首次调解失败在新罗区北城司法所的调解室里,调解员正在主持调解一起家具公司与工人家属因为当事人坠楼身亡发生的纠纷。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这家家具公司雇请了一家广告公司做广告牌,做完之后,家具公司发现家具商场前的玻璃屋顶很脏,便雇请了工人张某帮忙清理屋顶。从屋顶掉落的张某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而后,张某的家属与家具公司因赔偿问题产生了纠纷,由于双方分歧较大,家属方还一度在家具商场前打横幅设灵堂。经新罗区政法委指派,新罗区金牌调解法律服务中心受理了这一调解案件,并开始了第一次调解。对于家具公司的道义上补偿二十万的说法,张某的家属不愿接受,双方分歧依然很大,第一次调解最终以失败告终。之后,调解员分别找到双方,促成双方继续坐下来进行调解。几天后,双方再次做到了一起。T2:赔偿金额差距大双方仍僵持不下调解一开始,家具公司提出张某本人和其父母、子女在城镇居住都未满一年,不应该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赔偿。对此,张某家属提出张某居住未满一年是有原因的,而且其子女事实上是长期居住在新罗区。基于以上原因,张某家属认为理应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赔偿,而家具公司依然坚持张某的条件不符合,还是应该按照农村标准赔偿,双方僵持不下。对此调解员提出了将农村和城镇标准折中计算的方案。对于调解员提出的65万赔偿金额,张某的家属表示可以考虑,但家具公司代理人表示,他们的法人代表父母身患重病,家庭困难,加上公司开办时间不长,确实没有经济能力来支付这笔款项。T3:责任认定存分歧双方互不让步:除此之外,家具公司认为就责任而言,张某也应承担一部分责任。并且家具公司一方认为,死者所在的广告公司也应承担一部分责任,因为当时张某是在帮这家广告公司清理垃圾,考虑到另外请人不方便,家具公司才通过广告公司请张某顺便一起帮忙清理。因此,他们与张某之间并不是雇佣关系。对于家具公司的说法,张某的家属不认同,他们认为家具公司是在推脱责任。张某的家属越说越激动,为防止双方发生更大的争吵,调解员及时叫停了双方的争辩,又再次提出了另一种调解方案。眼见双方都不愿当面表态,调解员将双方分开进行背靠背调解。经过一番协商,家具公司代理人以及律师表示他们要回去商量后再做决定。两天后,调解员组织双方进行了第三次调解,但家具公司代理人并未到场,这一次调解并没有顺利进行。在此之后,张某的家属再次做出了打横幅设灵堂的过激方式。经调解员多次沟通协调,双方最终同意进行第四次调解。T4:调解再度失败调解员提出建议调解中,张某家属同意按照农村标准进行赔偿,也就是65万元,而家具公司依然表示他们与张某之间不是雇佣关系,并且自己只承担三分之一责任。见双方又要陷入僵局,调解员再次将双方分开进行背靠背调解。经过调解员的耐心工作,张某的家属只愿意在原本提出的65万金额上降低两万,而家具公司仍只愿意在30万以内进行金额协商。对此,调解员只能先行中止了本次调解。目前有关方面仍在努力促成这一纠纷的进一步调解,我们也将继续关注。在此,我们也希望当事双方,特别是死者一方能静下心来,通过合法合规的方式,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切莫采取过激和错误的方式维权,否则,到时不仅无法维护自身利益,还会给他人的合法权益带来损害,得不偿失。

我来说两句
上传头像
*文明上网 文明评论
称呼: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309514 闽ICP备:08104368号 主办单位:龙岩电视台 红土地视频网